关闭 来小时光,聊聊情感故事育儿趣事
首页 > 树下>女人心情圈>苦等20年,40多嫁给他,被宠到90多。

苦等20年,40多嫁给他,被宠到90多。

天冷了,给大家分享一个温暖的故事 这是一段比偶像剧还甜的真实爱情 故事的主人公是上海石库门里 一对年近90岁老夫妇 他们用了一辈子的时间 为彼此写下最温柔缠绵的老情歌  20岁时一见钟情,等了20年 42岁成为他妻子,被宠到90岁 80岁时忘了全世界,却独独记住他的名字 曾经以为 海枯石烂,至死不渝,那是童话 原来那就是我们身边的真实故事  他们的故事还被拍成片,影片一出 便斩获了中国国际纪录片节的 年度最佳纪录片、最佳纪录长片 及最佳国际传播中国纪录片三项大奖 很多网友哭着看完后说,又重新相信爱情了  片子名叫《我只认识你》 男主角叫树锋,女的名叫味芳 片子里,他俩用自己的经历 回答了大部分人的疑惑 对一个人的爱意到底可以持续多久? 而他们的答案是一辈子  - 01 - 认识你以后,我再也没有仰慕过别人 如果我不能爱你,那我也不爱别人 1927年,树锋出生在上海 是上海交通大学双学位高材生 拉得一手小提琴,毕业后从事机械设计工作 小他一岁的味芳奶奶则是中学的模范教师 本不相关的两人,却因为一场西式婚礼 命运从此有了相交线   年轻时的树锋(最后一排右二)   1952年上海的一所神圣殿堂里 味芳正满心欢喜地见证堂舅的幸福 却在新娘登场的那瞬间,丢了魂 眼里只剩下搀着新娘前行的那个男人 她对他一见钟情 当身边所有人都在感叹新娘的美貌时 只有她在努力克制自己雀跃的心跳 后来一番打听,才知道这个男人 是新娘的弟弟,名叫树锋  仿佛女儿的心思太易懂 婚礼后,母亲便悄悄向堂舅打听 “你那个小舅子看着挺好的, 给味芳介绍介绍吧?” 可在味芳望眼欲穿的等待中 结果却是树锋早已有了对象,并即将订婚 她不愿争抢些什么,只是心灰意冷 一昧想要逃离这份情愫  然而,缘分总是如此 在你越不想的时候,却越调你胃口 自婚礼后,两人经常遇到 堂舅生小孩,同学的婚礼…… 躲又躲不掉,反倒慢慢熟悉起来  相处的时间越长,树锋越觉得 “味芳是个好姑娘, 不能让她总是一个人单着!” 于是,“热心肠”的他开始给味芳介绍对象 一次不成,两次,三次都没结果 他却还不明白,真真是个呆子  如果不是爱情无望,又岂会满足于朋友 所以,她选择以朋友的身份陪在身旁 默默地等着,想着或许有一天他会明白 三年后他懂了,但同时也给味芳扔了颗炸弹 他说,他要结婚了  1955年,树锋和女友顺利完婚 味芳心里比谁都明白,自己没机会了 看着他幸福,还诞下了一儿一女 却始终无法找到自己的归属 因为,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起 其他人都成了将就,而她不愿意将就 这一坚持,就是单身了17年  如果最后不是你,我宁愿孤独终老 但如果最后是你,多晚都没关系 尽管始终孤身一人安静地生活 还是不愿放弃他的消息 听到在那苦难的岁月里 树锋被抄了3次家 妻子积郁成疾,得了肠癌 女儿因病不幸夭折 只留下一个儿子和他相依为命 这一连串的打击 让树锋当年的风光不再 彻底成了一个落魄到谷底的人 这些消息让味芳的心揪成了一团 所以,当堂舅提出想要撮合两人时 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那时,味芳已经是上海市优秀教师 得过很多荣誉, 甚至被提拔为区教育学院院长 两人的处境天差地别 很多人说她傻,这样的感情划不来 可不管别人怎么议论 她从未想过值不值得 只觉得自己太幸运了  就连树锋自己都深感不当 “我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我一落千丈。” 然而,味芳始终坚持要嫁给树锋 1970年,42岁的味芳终于如愿 与苦等了20年的树锋成为眷侣 没有婚礼,结婚那天 只是在家里简单吃了顿饭 没有新房,就住在粉刷过的老房子里 为了照顾树锋唯一的儿子 两个人决定不再要小孩   正如树锋所言 遇到味芳,是他这辈子最庆幸的事 但这份幸运同样是她的 因为自从有了树锋的陪伴 她就再未羡慕过别人  - 02 - 好不容易等到你,嫁给你 却又要等十年 这对燕尔还来不及感受新婚的甜蜜 树锋就接到了单位的通知,需要前往四川 支援内地建设,这一去就需要十年 他小心翼翼地问:“你介意吗?” 也许懂他的迫不得已,担心他有负担 她轻声说了一句“没关系。”  从此,一别千里 异地相思的煎熬只能从 一张张往返的车票里得到宽慰 在这漫长的等待里 味芳想尽办法争取到一个上海户口 十年后,终于把心上人调了回来  树锋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等他明白心意,等了3年 等他娶她,等了20年 等他回家,又是10年 这个女人把一生最美好的时光 都花在了“等他”这件事上 这么执着的傻姑娘,怎能忍心再辜负 所以,接下来的日子他定照顾好他 余生只有团圆 再无分离  - 03 - 一切刚刚好 我爱的模样你都有 你有的模样我都爱 情人眼里出西施 在树锋眼里,味芳全身都散发着优点 她知书达理,待人接物真诚,大方 从不不斤斤计较 而且针线活也不错 身上的绒线衫都是她编织的 虽然每当家里来客人时 永远都是树锋在厨房里折腾,准备饭菜 每个月,她只用把工资一甩 家里的什么安排她都不用管  面对外人的指指点点,树锋也毫不在意 只对她说,“味芳啊味芳, 你要跟我一世么,就要跟到底。” 所以愿意这么爱着她,宠着她,照顾她 就算是她大大咧咧,忘东忘西的样子 也是很可爱啊  不管年龄多大,人多人少 他都爱拉着她的手 而味芳总会害羞起来 娇嗔地骂:“别发嗲了!” 就这样,两位老人甜蜜地相守着 一起走过四十多年  - 04 - 爱融进了生命,忘了家,忘了自己 却独独忘不了你 夫妻不争不吵地恩爱了半辈子 味芳却在88岁时 第一次惹树锋生气了 因为她忘记了家在哪里   那天下午味芳出去理发,傍晚都没回来 树锋心急火燎,担心她出事 找遍大街小巷都没有她的踪影 他不得不赶紧跑到派出所报案 却看到了呆坐在一旁的味芳 警察无奈地说: “她不晓得怎么回去了。 人家问她家在哪,她讲不出来。”  这时,树锋突然意识到 自己的老伴儿味芳已然患上了阿兹海默症 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老年痴呆 智力退回到四岁时的水平  慢慢地,味芳的脑子里 就好像有一块儿不停擦拭的橡皮 熟悉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浑浊陌生 带出去的东西总是丢 门牌号也无法准确地记住 前一秒说过的话,转眼就不记得 挑衣服穿衣服都需要人来协助 有一天还错把一次性鞋套 当成帽子戴在了头上  街坊邻居、亲人朋友、同事学生 味芳已经全都不认识,连儿子都说: “没有了记忆力,她连我都不记得。” 但当别人指着树锋时,她却毫不犹疑地说: “他我怎么不认识啊?这是我爱人。” 无法想象,这是怎样一种深入骨髓的美好 才能让她在疾病和生理的层层阻碍中 仍痴痴眷恋,无法忘怀                              被世界遗忘的她,变得更加依赖树锋 才一会儿不见,她就坐立不安 “老冯去哪了?人不见了?” 看着这样的味芳,树锋忍不住地心疼 想起在生命的前几十年 她勇敢、义无反顾爱着自己的模样 他说:“她现在还认得我, 我就要千方百计地照顾她!” 在生命的后几十年 轮到他奋不顾身  每天,两个人同进同出、锻炼打拳 偶尔踏青旅游,有时还会去看京剧演出 只有“8岁”的味芳变得爱“胡闹” 会把鞋套套在头上,嚷嚷着要打扫卫生 把发卡扔到马桶里,吵着没有发卡用了 这个时候,树锋总是很耐心,缓缓笑答: “哎呀,又要去给你买发卡了。” 声音柔和,待她就像待一个不懂事的女儿 但凡对味芳有一点不好,他都不舍得  别人吓唬她 “如果他明天走了你怎么办?” 她一脸豁达,没有一点迟疑和悲伤 “那我第二天也走,把我们葬在一起就好。” 也许心里还是害怕分别,痴呆的她会喃喃地说 “我们不会分开,一家人怎么会分开? 现在就我们两个人,出去一起出去, 吃一起吃,买东西一起买。 他去世我也该走了, 我去世他也会很难过的。” 是啊,经历了那么多风雨和沧桑 除了死亡,再没什么能将他们分开 疾病不行、岁月不行,怎样都要在一起   可时间对老年人是十分刻薄的 年近九旬的树锋身体也一年不如一年 有天他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检查 结果是肺炎,医生要求他住院 他却突然哭了起来 “我假如住院了, 她一个人在家就没办法生活!” 病痛面前,他担心的不是自己的健康 而是老婆没人照顾  实在放心不下妻子,生病期间 树锋只能放弃住院、每天跑来医院打点滴 有时候还要把老伴儿带上 等病好了,唯一的儿子也移民澳大利亚 考虑到身体原因,无奈之下 树锋决定:两人还是一起去养老院吧  有人照顾,又能天天陪伴在老伴身边 树锋也安心了许多 他总翻出老照片指着年轻的自己 问味芳:“这是谁啊?” 味芳总会一脸幸福 笑嘻嘻地调皮着回答说: “这个人呀,我才不认识呢。”  养老院床位紧张,没有房间供两人同住 所以树锋住在二楼,味芳住在三楼 每一晚,树锋都会偷偷藏在门口 看着味芳睡着才离开 值班的护理员笑他:这下放心啦? 他不觉得是玩笑,总是微微笑着点头:“放心啦。”  每次树锋回家取换洗的衣物 味芳就守在养老院大门口等着 远远看着老伴从桥上走过来 就急忙跑过去给他开门 只有两个人在一起 才是家啊  虽然不知道还能相伴多久 但至少现在,还能彼此依偎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感受暮光的温柔 牵着对方的手,一起抚平未来起伏的褶皱  现在的人总说 爱情的保质期太短 即使熬过三年之痛,也难敌七年之痒 但味芳和树锋却用一辈子的时间 重释了爱情细水长流的模样 愿你,也能找到 无法将就的另一半 也许他已在身边,也许他还在路上 或早或晚,终会出现 到时别忘了说一句 有你在真好,想陪你到老
|
苦等20年,40多嫁给他,被宠到90多。  苦等20年,40多嫁给他,被宠到90多。
miaozhen_cmrequest
关闭 苦等20年,40多嫁给他,被宠到90多。
u乐娱乐